风雨之年

来源:http://www.docustore1.com 作者:风俗 人气:159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公元228年,这一年并不像年号显示的那样,而是从年初到年尾,都充满着杀伐和血腥。从司马懿迅速平定孟达开始,接着就是诸葛亮第一次兵出祁山。当时,从汉中北进,有两个方向四

公元228年,这一年并不像年号显示的那样,而是从年初到年尾,都充满着杀伐和血腥。从司马懿迅速平定孟达开始,接着就是诸葛亮第一次兵出祁山。 当时,从汉中北进,有两个方向四条主要通道:一个方向是出秦岭入关中。在这个方向上有两条通道:一是出秦岭子午道,进入关中;二是经秦岭褒斜道,出斜谷,进入关中西部。这两条通道谷长路险,均有栈道,大军行动比较困难。 另一个方向是往西经阳平关进入陇山,在这个方向上又有两条通道:一是出阳平关,经故道、散关,进入陇 东;二是出阳平关,经武都、建威到陇右的祁山出天水(后汉治所在甘肃甘谷。)这两条通道道路较远,但略为 平坦。据《魏略》 据记载,战前,诸葛亮与下属召开会议,商议进军路线。魏延建议:“我听见夏侯年少,是附马,胆怯无谋。交给我 5000精兵,携带5000军粮,沿秦岭向东,从子午谷向北不出十日即可抵达长安。夏侯听说我军突然来到,必然乘船东逃。长安城内就只剩下御史、京兆太 守一类的文官了,横门邸阁和平民百姓的粮食,足够我军使用。等到关东魏军整军西上,尚需二十多天,这样大人从斜谷而来,也肯定到了。这样一来,咸阳以西就 能平定。”诸葛亮认为这条计策有点冒险,没有采纳。于是,诸葛亮放弃了从汉中直接翻越秦岭进入关中的计划,而是事先对外宣称将走斜谷道取眉县,让赵云、邓 芝在箕谷设疑兵吸引曹真重兵,自己则率领主力大军西上进攻祁山,陇右的南安、天水和安定三郡反魏附蜀。曹魏帝国大将张邰 出拒,大破马谡于街亭。诸葛亮迁西县千余家返回了汉中。 可以说这一年的年初,在曹魏帝国的西南地区,司马懿平定孟达,随后在西北地区,张邰又击败了马谡,曹魏帝国都取得了胜利。 但是,到了这一年的8月,形势却发生了逆转。 事情可以追溯到这一年曹真、张邰击退诸葛亮的第一次北伐之后。4月,亲临前线的魏明帝曹睿,从长安回到了洛阳,随即就召见了司马懿,他问司马懿:“平定吴蜀两国,应先从哪个入手?” 司马懿回答说:“吴国。” 接着,他阐述了自己的理由:吴国一直以为我军不习水战,因此,敌人敢于散居在东关(关隘名,今安徽含山西南30公里处的濡须山上)。大凡攻击敌人,就要 直捣其腹心,那么,夏口(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和东关就是吴国的腹心。如果命令曹休在东面向皖城进攻,吸引孙权东去增援,我则南下夏口,就 一定能把孙权击破。 曹睿深以为然,于是,下令两道伐吴。本来的计划是:以曹休作为诱兵,调动孙权回救,主力是司马懿的西路军,乘虚进攻夏口。当时,孙吴的国都在武昌。 然而,战事的发展却演变成了曹休在东路的孤军奋战。《晋书》甚至连司马懿在这一年统兵南下夏口都没有记载,好像这次进军行动,仅仅是曹体个人受到吴国鄱阳太守周鲂(其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周处,的欺骗,擅自攻击皖城的行动。 我们在研读这段历史的时候,总会自然而然地生出这样的疑问:司马懿跑哪了? 透过史书上的蛛丝马迹,我们似乎看出了一点端倪。 《三国志·贾逵传》的记载则详细说明了当时的经过:魏国兵分三路进攻吴国:西路司马懿向江陵,东路贾逵从西阳(今河南光山西南10公里)向东关,中路曹 休向皖城。吴主孙权的应对策略是:集中优势兵力,围歼曹军一部。他把目光投到曹休所部,为此,孙权指示鄱阳太守周鲂,秘密寻访鄱阳湖附近山 中有名的蛮夷首领,让其向曹休伪降,引诱曹休大军南下进入吴军的伏击圈。周鲂认为蛮夷芦领难以信任,一旦走漏风声,将功败垂成。于是,他在上报孙权同意之 后,下书曹休诈降,剃发为信。曹休信以为真,即率十万大军大举南下,推进至皖城,以接应从西南前来投降“的周鲂。为保证万无一失,曹睿命令贾逵与曹休合兵 一处,但是,曹休并没有等到贾逵到来,就率领自己的部队南下了。当曹休发现被周鲂所骗,曹军有被吴国主力包围的危险以后,却并未撤退,而是仗着兵精粮多, 与陆逊在石亭展开了一场大战,陆逊自为中军,分朱桓、全琮为两翼,各率三万人,三路齐进。全琮献计:曹休因曹氏宗室才被委以重任,并 非智勇名将,北次交战,曹休必败,败后必经过夹石、挂车两处险隘北逃,如我以一万之众提前断敌后路,曹休这十万人马将全军覆没,这样,淮河南岸的重镇寿 春,将落入我手,我国将全取淮南,机不可失。”孙权就此已提前与陆逊作过商议,陆逊以为双方兵力相差不大,他着眼于先击败曹休再说,不愿分兵,因此,没有 采纳全琮的计划。果然,在吴军的四面包围下,曹休所部被陆逊大军击败,吴军乘胜追击,共斩杀曹军上万人,邀获上万辆军资,曹休率领残兵败将败逃至夹石(山 名,今名北北峡山,在今安徽桐城县北)。 与此同时,当贾逵到达东关的时候,却发现这一战略要地,并无吴军驻守。贾判断,此地的吴军一 定全部抽调到打击曹休的前线去了。于是,他即部署诸将,水陆并进,急行军了二百多里,抓获了小股的吴国士兵,才得知曹休已经战败,孙权也已经派遣部队逼近 夹石险要。贾逵的部将提议,暂时停止前进,等待后援部队的到来。贾逵果断地说:“曹休已经在国境以外兵败,被敌人断绝了归路,进不能战,退也不得还,这是 千钧一发之机,一刻也耽误不得。敌人以为曹休的部队没有后援,所以敢于前突到这里,企图断曹休的归路。如今全军要急行军,出其不意,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先发 制人以夺其心。敌人看见我军,肯定要往吴国境内跑。如果等待后援部队到来,敌人也已经占据了险要位置,来的兵再多,能有什么用!”于是,贾逵率军强行军, 并打开很多战旗,擂响战鼓,吴军看见贾逵的部队,就撤退了。贾逵兵据夹石险要,接应曹休的败兵,给曹休的败兵送去粮食,曹休的部队才没被吴国全歼。 《三国志·周鲂传》《陆逊传》等也对这一战有详细的描述,周鲂诈降,是东吴继赤壁之战黄盖诈降以后,实施的又一次成功诈降。

本文由威尼斯2017娱乐官网-威尼斯城娱乐官方平台发布于风俗,转载请注明出处:风雨之年

关键词:

上一篇:前秦苻雄

下一篇:曹魏一代的豪门制度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