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髦之死

来源:http://www.docustore1.com 作者:风俗 人气:102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嘉平六年,司马师杀中书令李丰、太常夏侯玄、光禄大夫张缉。李丰在中书两年,魏少帝常常召见他。司马师问李丰皇帝同他说了些什么,李丰不以实告。于是司马师怒,以刀镊打杀李

嘉平六年,司马师杀中书令李丰、太常夏侯玄、光禄大夫张缉。李丰在中书两年,魏少帝常常召见他。司马师问李丰皇帝同他说了些什么,李丰不以实告。于是 司马师怒,以刀镊打杀李丰。杀夏侯玄则是因为他与曹爽是姑表兄弟,张缉则是魏少帝皇后的父亲。三人都与曹魏的关系密切。同年,司马师逼皇太后废了魏少帝, 另立高贵乡公曹髦为帝。 曹髦,字彦士,他是曹丕的孙子,东海定王曹霖的儿子。曹丕一共有9个儿子,曹霖是曹丕的仇昭仪所生,在魏明帝 曹睿时期,因为父亲曹丕对曹霖很好,因此,曹睿对弟弟曹霖也关爱有加。但是,这个曹霖却陛格暴虐,残害了很多自己的妻妾,此人在曹芳的嘉平元年就死去了,当时的曹髦才8岁。 有这样一个暴戾的父亲,童年时代的曹髦是不幸的。但是,曹髦正如他的字一样,是一位好学上进 的青年。《魏氏春秋》记载,司马师曾经问钟会,皇帝是什么样的人,钟会回答:“才同陈思,武类太祖。”这应该是很高的评价。曹髦还擅长丹青,他画的《黔娄 夫妻图》,被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目为中品。如果几年前曹芳没有被司马师废黜,他也不会被郭太后推举为皇帝,虽然曹氏逐渐败落,但曹髦也应该能够平 平安安地度过一生。然而,不幸的是,在这个多事之秋,他却被阴差阳错地推举为曹魏的第四任皇帝。 身为皇帝的他,自然就有了一份责任和 担子。不过,自正元元年继位,到甘露三年司马昭平定诸葛诞的兵变,在这3年多的时间里,虽然曹髦也经历了毋丘俭文钦之 乱、司马师之死和诸葛诞被杀,但总体上,曹髦并没有参与政事,而是在深宫中接受教育。《三国志·三少帝本纪》记载,曹髦正元元年10月继 位到正元二年9月,学完了《尚书》;《魏氏春秋》记载,到甘露元年2月,曹髦在太极殿东堂与群臣探讨学问,提出中兴夏朝 的少康与创业之主刘邦,孰优孰劣的问题。这个命题隐含着“以德治国”与“以力得国”的优劣问题,也显示了曹髦要做一个中兴之主的决心。倾向于司马氏的群臣 开始的时候,大都提出刘邦的地位要高于少康,但是,曹髦却认为少康给天下带来安康,以德教化天下,应该比创业之主刘邦更可贵。同年4月,曹髦又深入太学, 对《易经》《尚书》《礼记》等内容进行了广泛的探讨。 史书还称,曹髦引王昶的侄子王沈、裴秀(被称为“后进领袖”)、钟会、王经等人 多次在太极殿东堂,研究学问,并称王沈为文籍先生,裴秀为儒林丈人。表面上看,曹髦似乎不关心世事,醉心典籍,然而,作为曹氏子孙,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国 家被他人窃取,心里当然不是滋味,他与一些文学之士频繁探讨学问的同时,其实也是在试图从中发现忠于曹氏社稷的人才,可是,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曹髦的努 力注定不可能成功。 刚刚上台的时候,司马师突然死亡,让曹髦看到了一丝机会。但是,自己拉拢钟会的努力一直没有半点作用,这个机会瞬 间就被傅瑕和钟会化解了,他们竟然明目张胆地违抗圣旨,把军队交给司马昭,并与司马昭一起回到了洛阳。也是从这一次起,曹髦退缩了,不敢再有奢望,而也正 是曹髦的这次出击,让司马昭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即使郭太后,他也不放心了,谁知道这些主意不是这个老婆子出的呢?因此,在应对诸葛诞叛乱的时候,司马昭不 得不将郭太后和皇帝也都带到军中。 面对诸葛诞的反叛,曹髦内心深处多么想诸葛诞能够胜利,打败司马昭啊!可是,事与愿违,司马昭老谋深算,一步一步地把诸葛诞逼到了死地。 而曹髦不得不又一次强颜欢笑,在司马昭诛杀诸葛诞之后,及时地把司马昭曾经驻屯过的地点丘头,改为武丘,以纪念司马昭的武功,并加封司马昭为相国、晋公。 得胜回来的司马昭与曹髦之间又开始了新一轮你来我往的太极推手。司马昭一直再三辞让,直到辞让了9次,终于没有当相国和晋公。 曹髦当然知道这只是司马昭的表演,他也对司马昭的这一套厌恶透顶。但是,司马家的人早已遍布朝廷上下,从高平陵之后,司马懿三父子早就不上朝堂了,而曹魏的政事全部都在司马懿父子的家中,这已成了多年的习惯,年轻的曹髦又能做什么呢? 曹髦是苦闷的。当时各处都传出井中见到黄龙的祥瑞,这些祥瑞似乎预示着什么。甘露四年,当宁陵的井中再次出现两条黄龙的时候,群臣向曹 髦道贺。面对着群臣,曹髦却说:“龙代表着皇帝。如今,龙上不着天,下不在田,多次发现被困于井中,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祝贺的。”并做了《潜龙诗》:“伤哉 龙受困,不能跃深渊。上不飞天汉,下不见于田。盘踞于井底,鳅鳝舞其前。藏牙伏瓜甲,嗟我亦同然。” 司马昭看了曹髦的这首诗,内心十分厌恶。 曹髦做了六年的傀儡皇帝,终于忍不下去了,于是在甘露五年四月的一天,曹髦决定与司马昭做最后一拼。他对近臣侍中王沈、尚书王经、散骑常侍王业说:“司 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也。吾不能坐受废辱,今日当与卿等自出讨之。”尚书王经听后,赶忙劝道:“今权在其门,为日久矣,朝廷四方皆为之致死,不顾逆顺之理, 非一日也。且宿卫空阙、兵甲寡弱,陛下何所资用?而一旦如此,无乃欲除疾而更深之邪!祸殆不测,宜见重详。”曹髦也是年轻气盛,从怀里取出讨伐诏书扔在地 上说:“行之决矣。正使死,何所惧!况不必死耶。”随后曹髦人宫将自己的决定禀告皇太后,可王沈与王业也是司马昭的人,他们赶忙跑去告诉司马昭,要他早作 准备。曹髦禀告皇太后后,拔剑登车,率领殿中宿卫,宫中奴隶数百人,鼓噪而出。曹髦先遇着了司马昭的弟弟屯骑校尉司马。司马的兵士看见是皇帝,不敢犯 驾,一哄而散。很快,曹髦又遇到贾充,贾充是司马氏的死党,他的部众看见是皇帝,也想跑。这时候,有个叫成济的人问贾充:“事急矣,当云何?”贾充听后 说,“司马公畜养汝等,正为今日。今日之事,无所问也。”成济听贾充这么说,赶上去一枪,就把曹髦刺死在了车上。 消息很快传到司马昭那里。司马昭听说成济杀了皇帝,连忙赶到朝堂上,召集大臣们商量。司马昭问老臣陈泰:“您说,现在叫我怎么办好呢?”

本文由威尼斯2017娱乐官网-威尼斯城娱乐官方平台发布于风俗,转载请注明出处:曹髦之死

关键词: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