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晋十六国风波录

来源:http://www.docustore1.com 作者:风俗 人气:93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后赵海阳王石弘(314年—335年),字大雅,是中国五胡十六国时代后赵的君王。后赵明帝石勒二子。 即位 史载石弘“幼有孝行,以恭谨自守”。东晋成帝咸和八年九月,石勒一死,石

后赵海阳王石弘(314年—335年),字大雅,是中国五胡十六国时代后赵的君王。后赵明帝石勒二子。

即位

史载石弘“幼有孝行,以恭谨自守”。东晋成帝咸和八年九月,石勒一死,石弘继位,年号延熙,立刘氏为皇太后。

石虎拜相

石虎下达第一个“诏令”,将右光禄大夫程遐、中书令徐光论罪诛斩,拜石虎为丞相、魏王、大单于,加九锡,以魏郡等十三郡为邑。石弘恐惧丞相石虎,欲让位于石虎。石虎拒绝:“君薨而世子立,臣安敢乱之!”,遂于咸和七年即位,拜石虎为丞相。

谋斩石虎

石勒妻刘氏与子彭城王石堪谋除石虎,拥南阳王石恢为盟主。石堪单骑出逃,直奔兖州。到达廪丘时,因事机不密,逮送至襄国,被活活烤死。刘太后被弑亡。河东王石生在关中起兵,石朗在洛阳起兵,声言灭石虎。石虎擒下石朗,他先砍掉石朗的双脚,再斩首。

兵败身死

长安一战,石虎大败,“枕尸三百余里”,此时石生同盟的/36641.htm]鲜卑人竟然反叛,石虎重振军势,石生被部下斩首,献给石虎。咸康元年十月石弘持玺绶向石虎表明愿意禅位。石虎说:“天下人自当有议,何为自论此也!”不久被废为海阳王,同年石弘被石虎所杀。

史籍记载

弘字大雅,勒之第二子也。幼有孝行,以恭谦自守,受经于杜嘏,诵律于续咸。勒曰:「今世非承平,不可专以文业教也。」于是使刘征、任播授以兵书,王阳教之击刺。立为世子,领中领军,寻暑卫将军,使领开府辟召,后镇邺。

太子岁月

勒僭位,立为太子。虚襟爱士,好为文咏,其所亲昵,莫非儒素。勒谓徐光曰:「大雅,殊不似将家子。」光曰:「汉祖以马上取天下,孝文以玄默守之,圣人之后,必世胜残,天之道也。」勒大悦。光因曰:「皇太子仁孝温恭,中山王雄暴多诈,陛下一旦不讳,臣恐社稷必危,宜渐夺中山威权,使太子早参朝政。」勒纳之。程遐又言于勒曰:「中山王勇武权智,群臣莫有及者。观其志也,自陛下之外,视之蔑如。兼荷专征岁久,威振外内,性又不仁,残忍无赖。其诸子并长,皆预兵权。陛下在,自当无他,恐其怏怏不可辅少主也。宜早除之,以便大计。」勒曰:「今天下未平,兵难未已,大雅冲幼,宜任强辅。中山佐命功臣,亲同鲁卫,方委以伊霍之任,何至如卿言也。卿当恐辅幼主之日,不得独擅帝舅之权故耳。吾亦当参卿于顾命,勿为过惧也。」遐泣曰:「臣所言者至公,陛下以私赐距,岂明主开襟纳说,忠臣必尽之义乎!中山虽为皇太后所养,非陛下天属,不可以亲义期也。杖陛下神规,微建鹰犬之效,陛下酬其父子以恩荣,亦以足矣。魏任司马懿父子,终于鼎祚沦移,以此而观,中山岂将来有益者乎!臣因缘多幸,托瓜葛于东宫,臣而不竭言于陛下,而谁言之!陛下若不除中山,臣已见社稷不复血食矣。」勒不听。遐退告徐光曰:「主上向言如此,太子必危,将若之何?」光曰:「中山常切齿于吾二人,恐非但国危,亦为家祸,当为安国宁家之计,不可坐而受祸也。」光复承间言于勒曰:「陛下廓平八州,帝有海内,而神色不悦者何也?」勒曰:「吴、蜀未平,书轨不一,司马家犹不绝于丹阳,恐后之人将以吾为不应符录,每一思之,不觉见于神色。」光曰:「臣以陛下为忧腹心之患,而何暇更忧四支手!何则?魏承汉运,为正朔帝王,刘备虽绍兴巴、蜀,亦不可谓汉不灭也。吴虽跨江东,岂有亏魏美?陛下既苞括二都,为中国帝王,彼司马家儿复何异玄德,李氏亦犹孙权。符不在陛下,竟欲安归?此四支之轻患耳。中山王藉陛下指授神略,天下皆言其英武亚于陛下,兼其残暴多奸,见利忘义,无伊、霍之忠。父子爵位之重,势倾王室。观其耿耿,常有不满之心。近于东宫曲宴,有轻皇太子之色。陛下隐忍容之,臣恐陛下万年之后,宗庙必生荆刺,此心腹之重疾也,惟陛下图之。」勒默然,而竟不从。

即位称帝

及勒死,季龙执弘使临轩,命收程遐、徐光下廷尉,召其子邃率兵入宿卫,文武靡不奔散。弘大惧,让位于季龙。季龙曰:「君薨而世子立,臣安敢乱之!」弘泣而固让,季龙怒曰:「若其不堪,天下自当有大议,何足预论!」遂以咸和七年逼立之,改年曰延熙,文武百僚进位一等。诛程遐、徐光。弘策拜季龙为丞相、魏王、大单于,加九锡,以魏郡等十三郡为邑,总摄百揆。季龙伪固让,久而受命,赦其境内殊死已下,立季龙妻郑氏为魏王后,子邃为魏太子,加使持节、侍中、大都督中外诸军事、大将军、录尚书事;宣为使持节、车骑大将军、冀州刺史,封河间王;韬为前锋将军、司隶校尉,封乐安王;遵齐王,鉴代王,苞乐平王;徙太原王斌为章武王。勒文武旧臣皆补左右丞相闲任,季龙府僚旧昵悉署台省禁要。命太子宫曰崇训宫,勒妻刘氏已下皆居之。简其美淑及勒车马、珍宝、服御之上者,皆入于己署。镇军夔安领左仆射,尚书郭殷为右仆射。

欲除石虎

刘氏谓石堪曰:「皇祚之灭不复久矣,王将何以图之?」堪曰:「先帝旧臣皆已斥外,众旅不复由人,宫殿之内无所措筹,臣请出奔衮州,据廪丘,挟南阳王为盟主,宣太后诏于诸牧守征镇,令各率义兵同讨桀逆,蔑不济也。」刘氏曰:「事急矣,便可速发,恐事淹变生。」堪许诺,微服轻骑袭兖州,失期,不克,遂南奔谯城。季龙遣其将郭太等追击之,获堪于城父,送襄国,炙而杀之。征石恢还于襄国。刘氏谋泄,季龙杀之。尊弘母程氏为皇太后。

时石生镇关中,石朗镇洛阳,皆起兵于二镇。季龙留子邃守襄国,统步骑七万攻郎于金墉。金墉溃,获朗,刖而斩之。进师攻长安,以石挺为前锋大都督。生遣将军郭权率鲜卑涉部众二万为前锋距之,生统大军继发,次于蒲坂。前锋及挺大战潼关,败绩,挺及丞相左长史刘隗皆战死,季龙退奔渑池,枕尸三百余里。鲜卑密通于季龙,背生而击之。生时停蒲坂,不知挺之死也,惧,单马奔长安。郭权乃复收众三千,与越骑校尉石广相持于渭。生遂去长安,潜于鸡头山。将军蒋英固守长安。季龙闻生之奔也,进师入关,进攻长安,旬余拔之,斩蒋英等。分遣诸将屯于。徙雍、秦州华戎十余万户于关东。生部下斩生于鸡头山。季龙还襄国,大赦,讽弘命己建魏台,一如魏辅汉故事。

郭权以生败,据上以归顺,诏以权为镇西将军、秦州刺史,于是京兆、新平、扶风、冯翊、北地皆应之。弘镇西石广与权战,败绩。季龙遣郭敖及其子斌等率步骑四万讨之,次于华阴。上豪族害权以降。徙秦州三万余户于青、并二州诸郡。南氐、杨难敌等送任通和。长安陈良夫奔于黑羌,招诱北羌四角王薄句大等扰北地、冯翊,与石斌相持。石韬等率骑掎句大之后,与斌夹击,败之,句大奔于马兰山。郭敖等悬军追北,为羌所败,死者十七八。斌等收军还于三城。季龙闻而大怒,遣使杀郭敖。石宏有怒言,季龙幽之。

兵败被杀

弘赍玺绶亲诣季龙,谕禅位意。季龙曰:「天下人自当有议,何为自论此也!」弘还宫,对其母流涕曰:「先帝真无复遗矣!」俄而季龙遣丞相郭殷持节入,废弘为海阳王。弘安步就车,容色自若,谓群臣曰:「不堪纂承大统,顾惭群后,此亦天命去矣,又何言!」百官莫不流涕,宫人恸哭。咸康元年,幽弘及程氏并宏、恢于崇训宫,寻杀之,在位二年,时年二十二。

本文由威尼斯2017娱乐官网-威尼斯城娱乐官方平台发布于风俗,转载请注明出处:两晋十六国风波录

关键词: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