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晋十六国风云录

来源:http://www.docustore1.com 作者:风俗 人气:77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秃发利鹿孤秃发利鹿孤,十六国时期南凉国君主。399年-402年在位,河西鲜卑人,秃发乌孤之弟,乌孤在位时被封为骠骑大将军、西平公。南凉太初三年乌孤死,遗言宜立长君,是以利鹿

秃发利鹿孤秃发利鹿孤,十六国时期南凉国君主。399年-402年在位,河西鲜卑人,秃发乌孤之弟,乌孤在位时被封为骠骑大将军、西平公。南凉太初三年乌孤死,遗言宜立长君,是以利鹿孤继立,并迁都西平。建和二年称河西王。次年死,谥康王,传弟秃发檀。

两败吕纂

秃发利鹿孤即位为南凉国主后,首先将南凉的首都从乐都迁到了西平,然后根据秃发乌孤生前制定的国策,派遣记室监麴丞明出使北凉,进一步加强南凉与北凉的联盟,一同对付后凉。

而就在这时,后凉王吕光病重,他让太子吕绍即位成为天王,而自己则称为太上皇帝。但是没过多久,吕光就一命呜呼,撒手而去了。

吕绍虽然当上了天王,但是后凉的权利交接却没有南凉那样稳妥,一场大的变乱很快就发生了。

吕绍刚刚当上后凉的天王,王位还没有捂热,吕纂和吕弘就带兵杀进了王宫,逼迫吕绍自杀。吕纂踩着吕绍的尸体和鲜血登上了王位,封吕弘为大司马,录尚书事,番禾郡公,同时改元咸宁。但是吕纂的即位并不代表着后凉内乱的结束,相反是接下来更大变乱的导火线。

秃发利鹿孤注意到了后凉的事态,派遣大将金树、薛翘率领5千军队驻扎在昌松郡的漠口,静观其变。

就在吕绍被杀四个月后,公元400年三月,后凉国又发生了变乱。起因是吕纂忌惮吕弘势力过大,虽然封吕弘为大司马,但是吕纂还是担心吕弘会仿效自己杀吕绍那样来杀掉自己自立为王。而吕弘对吕纂怀疑自己的事情也有所耳闻,思来想去,最后决定先下手为强。

于是,吕弘率领姑臧东苑的军队攻打吕纂,但吕纂早有准备,最终吕纂打败了吕弘。吕弘在逃亡到南凉的途中,被广武太守吕方所杀。至此,在吕光死后所发生了一系列变乱暂时告一段落,吕纂获得了胜利,成为了后凉王。

吕纂虽然当上了后凉天王,但他知道自己是依靠杀戮同族才坐上了王位,文武百官中肯定有不少人并不心服口服。因此,他决定发动战争,靠建立军功来威慑别人,巩固自己的王位,而战争矛头首先指向的就是邻国——南凉。

公元400年三月,吕纂在刚刚登基后就立刻准备出兵攻打南凉,看到这一情况,尚书令杨颖说:“目前南凉的秃发利鹿孤上下团结一心,而且也没有主动向我国挑衅,所以现在最好不要去攻打南凉。”

但是吕纂一心想要打败南凉,以此来建立军功巩固自己的地位,对杨颖的劝告根本不听。他率领后凉的精兵渡过浩门河,到达了三堆,开始了对南凉的战争。

秃发利鹿孤在成为南凉王后,于公元400年正月,将南凉的年号改为“建和”,同时在国内大赦。秃发利鹿孤励精图治,准备继承哥哥秃发乌孤的遗志,使南凉成为整个凉州的霸主。

秃发利鹿孤根据先前秃发乌孤制订的国策,密切注视着后凉的一举一动。在他的心里,一刻都没有忘记夺取后凉首都姑臧的目标。当得知吕纂主动来攻打南凉后,他立刻派遣弟弟秃发檀领兵出击。

南凉军队前进到了三堆,与迎面而来的后凉军队碰个正着。当看到后凉军队兵强马壮时,南凉军中的每个人心里不免都产生了一丝寒意。因为对方太强大了,这一仗能不能打赢心里根本没底。

士兵心里的胆怯和脸上的恐惧都被军队统帅秃发檀看得清清楚楚,但秃发檀是南凉历史上最著名的军事家,他明白在当前情况下怎样让自己的手下减轻压力。

秃发檀当着所有人的面,在两军阵前下了马,然后让人抬来了一张胡床,从容不迫地在上面坐了下来。看到主帅那镇定自若的表情,南凉军中所有的士兵都松了一口气,大战前的紧张感终于得到了放松。

心理上的胆怯消除了之后,南凉与后凉之间的优劣就一目了然了。首先,秃发檀的军事指挥能力明显高于吕纂。虽然吕纂也是一个沙场老将,但是与秃发檀相比,还是差了许多。其次,南凉军队的战斗力也强于后凉。这时的秃发鲜卑部早已走出了十几年前姑臧惨败的阴影,取而代之的是今年来屡战屡胜的信心。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后凉军队中人心涣散。吕纂的即位并非所有人都心服口服,在这支军队中,有很多人都心怀观望。虽然看上去象是一支精兵,但是装备上的精锐并不能代替士气上的低落。

三堆战役很快就分出了胜负。南凉军队在秃发檀的带领下,大败后凉军,其中被斩首的士兵就达到了两千多人。吕纂仓皇失措地逃回了姑臧。

就在秃发檀取得三堆大捷的同时,南凉内部却发生了一次叛乱,为首的是之前主动投奔南凉的杨轨和田玄明。

杨轨原先在后凉的官职为后将军,掌握一定的兵权。但是来到南凉后,秃发乌孤仅仅封他为宾客。宾客这个官职的职务只是参赞军务而已,没有实权,说白了是个闲职,这对于领导过“郭、杨之乱”的杨轨来说是无法接受的。

而田玄明在秃发乌孤夺取岭南五郡的前期曾经起到了很好的带头作用,他所在的西平郡首先投降了南凉,秃发乌孤封田玄明为西平内史。历史资料中并没有说明田玄明叛乱的原因,在这里笔者只能推测他可能也对自己的职位过低而不满,因此和杨轨一起发动了叛乱。

杨轨和田玄明的叛乱计划很快就被人发现了。秃发利鹿孤并没有因为他们两人在南凉建国初期立过大功而手软,马上将杨轨、田玄明逮捕并斩首,将这次叛乱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降到了最低限度。不过这次叛乱也给秃发利鹿孤敲响了警钟:在对外作战节节胜利的大好形势下,仍然不能放松对内的政策,有时候内部发生的叛乱比外部受到的侵略破坏力更大。

与此同时,秃发檀继续率领军队与后凉进行着战斗。三堆大败并没有给后凉王吕纂留下什么深刻的教训,反而刺激他发动了新的战争,就象一个输红眼的赌徒不顾一切地想要翻本一样。于是,南凉的又一个好机会来临了。

南凉建和元年六月,后凉王吕纂发动了针对北凉的战争。在出师前,后凉将军姜纪对吕纂说:“目前是夏天,也是百姓耕种粮食最繁忙的时候,不必为了一场没有多大胜算的战役而耽误了一年的收成,所以现在应该让军队休整,同时注重国家内部的稳定和发展。如果现在攻打北凉的话,南凉很有可能乘虚而入,直接攻打首都姑臧,到那时恐怕后悔也来不及了。”

姜纪和之前的尚书令杨颖的话完全正确,如果吕纂能够采纳他们的建议,也许还可以稍微挽回一些后凉日益衰弱的现象。不过可惜的是吕纂是一个只懂得在战场上拼杀,而在政治上毫无眼光和谋略的武夫。他只想通过战争来建立军功,以此来巩固自己的地位,所以他这次又拒绝了姜纪的建议,带着军队出发了。

吕纂率领军队到达北凉后,马上就围攻张掖,并分兵攻打建康。对此,北凉采取了稳固防守的策略,同时派使者去南凉,要求南凉履行之前的两国结盟政策,出兵攻打后凉。

秃发利鹿孤当然不会错过这个难得的好机会,他立刻派秃发檀率一万精锐骑兵攻打后凉首都姑臧。由于仅有的一些精兵都被吕纂带到了北凉,姑臧城里只剩下一些老弱残兵。吕纂的弟弟吕纬负责留守姑臧,他一面派人火速通知吕纂撤军,一面带兵固守姑臧的南城和北城。

秃发檀来到姑臧后,发现后凉只是一味地防守,并没有一兵一卒出来迎战。他心里明白,在这次战役中,南凉已经获得了胜利。但是他更明白的是,吕纂很快就会率领军队赶回来。如果现在处置不当,军队只顾沉浸在不战而胜的喜悦中或者强攻姑臧的话,到时候吕纂吕纬内外夹击,到手的胜利就会化为泡影。

秃发檀经过慎重考虑,决定不攻打姑臧,而是把这次战役转变为一次心理战,打击后凉军民的士气,为将来一举夺取姑臧、消灭后凉做准备。

他首先在姑臧城的南门朱明门上大摆宴席,同时指示手下大吹大擂,犒劳将士,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向后凉的统治者和军队百姓施加无形的压力。然后,又在东门青阳门举行盛大阅兵式,结束后把东门外的八千多户后凉百姓全部带走,进一步加大后凉对南凉的恐惧感。

等吕纂从北凉马不停蹄地返回姑臧时,秃发檀已经带着胜利和战俘回到了南凉。

前后两次战役后凉都败给了南凉,这说明在吕光死后,昔日的凉州霸主后凉已经今非昔比,随时都有灭亡的可能。而南凉通过这两次战役,已经逐步成为了河西地区最强大的势力,具备了攻克姑臧、消灭后凉的实力。

但是事态并不象原先计划得那样一成不变,就在南凉君臣准备再接再厉的时候,一股新的力量介入了进来,从而打破了整个凉州的局势。这股新的力量就是当时的关中巨头——后秦。

内外改革

后秦是由氐族人姚苌在公元384年建立的,建国后就一直在与前秦交战。公元394年,后秦王姚兴消灭了前秦,使后秦成为了关中霸主,势力也逐渐开始向外扩展,其中就包括西北方的陇右、河西地区。

后秦首先遇到的是于公元385年在陇西地区由乞伏鲜卑族建立的西秦。南凉建和元年五月,姚兴派征西大将军、陇西公姚硕德率领五万大军攻打西秦。当时的西秦王乞伏乾归战败,和儿子乞伏炽磐一起逃到了南凉,建国十六年的西秦暂时灭亡了。

西秦王乞伏乾归与太子乞伏炽磐带着一百多人马来到了允吾,准备投靠南凉。秃发利鹿孤派弟弟秃发檀前去迎接,将乞伏乾归父子安置在允吾以西四十里的晋兴城,用对待上宾的礼节来款待他们。乞伏乾归也将自己的儿子乞伏谦屯留在了西平,作为交给南凉的人质。

南凉的镇北将军俱延对秃发利鹿孤说:“乞伏鲜卑原先是我们秃发鲜卑的从属,乘着天下大乱建立了自己的国家。现在他们的国家被消灭了,走投无路才来投奔我们,肯定没有诚意。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去投靠后秦,转过来攻打我们。所以应该把乞伏乾归父子安置在乙弗鲜卑族的领地中,这样可以防止他们突然逃走。”

秃发利鹿孤说:“目前想要得到凉州的话,不能光靠武力来征服,还要靠信义来获得人心。现在乞伏乾归来投靠我,如果把他杀了,将来还有谁会主动来投奔南凉呢?”因此拒绝了俱延的建议。

秃发利鹿孤的话虽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乞伏乾归父子也是在凉州叱诧一时的人物,并不甘心久居人下,在南凉呆一辈子。他们在得到喘息的机会后,开始为西秦的复国作准备。

就在西秦被消灭后不久,南凉的另一个盟国北凉也发生了一次变乱:北凉的晋昌太守唐瑶反叛,推举李为冠军大将军、沙州刺史、凉公,领敦煌太守,改元庚子,建立了“西凉”政权。随后北凉的酒泉太守王德也起兵响应李。西凉的建立,大大削弱了北凉的实力,使南凉不用再对这个西北方的盟国产生畏惧。

秃发利鹿孤意识到,在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整个凉州的局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秃发乌孤生前制订的南凉国策已经不再完全适用于当前的形势,到了自己改变国策方针的时候了。

首先,南凉国策的总方针不变,仍然以夺取姑臧、称霸凉州为目标。所以,南凉的主要进攻对象还是后凉。

其次,由于西秦灭亡、后秦西进,秃发利鹿孤厚待前来投靠南凉的乞伏乾归,利用他的影响力来重新招降原先属于西秦的部落,作为将来一支新的力量。

再次,虽然北凉分裂,但是还具有一定的实力。加上后凉的日益衰弱,北凉也无时无刻不关注着姑臧的一举一动。因此南凉与北凉的同盟已经产生破裂,逐渐由盟国转变为敌人。

最后,也是最让秃发利鹿孤担心的就是后秦。这是一股超过当时凉州任何一个国家的新的力量,如果处置不当,南凉很有可能会成为西秦第二。秃发利鹿孤经过慎重考虑,决定暂时向后秦伏首称臣。因为后秦的势力主要集中在关中,不可能长期呆在凉州。秃发利鹿孤的计划是利用后秦来消灭后凉,再乘后秦撤离后占领姑臧,用最小的代价来获得最大的利益。

以上就是秃发利鹿孤根据实际情况制订的新的南凉国策。

就在秃发利鹿孤重新制订国策的时候,后秦的西北战略也在有条不絮地进行着。在消灭了西秦之后,矛头开始指向了后凉。南凉建和元年九月,后凉的广武太守吕方向后秦投降,广武的百姓有三千多户趁乱来到了南凉。

总之,在公元400年这一年中,后凉、北凉、西秦这三个国家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再加上后秦的加入,使得整个凉州的局势瞬息万变。虽然南凉保持着持续发展和强盛的势头,但是秃发利鹿孤仍然密切注视着各个邻国的一举一动,审时度势,为了南凉最终称霸凉州的目标而努力。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南凉建和二年了。就在这个年的正月,秃发利鹿孤差点作出了一个即位以来最荒谬绝伦的事情。

秃发利鹿孤由于去年取得的一系列胜利,决定登基称帝了。而他手下的大臣们也因为当时民间传出“龙见于长宁,麒麟游于绥羌”这些似真似假的谣言,纷纷表示赞成。

就在这紧要关头,只有一个人的头脑仍然保持清醒,他也适时地站了出来,向秃发利鹿孤进谏。这个人就是南凉的安国将军讯勿仑。

讯勿仑反对的理由是:争夺天下时最先称王称帝的人,最后都没有获得成功,之前的陈胜、项羽就是很好的例子。现在凉州的各个政权(后凉、北凉、西凉、西秦)没有一个人称帝,所以如果南凉首先这么做的话,很有可能成为众矢之的。各国的进攻矛头会从后凉转向南凉,这对南凉来说是很不利的。

其次南凉虽然在当时在凉州政权最稳定,实力也最强,但是仍然保持着少数民族迁徙不定的习惯。一旦称帝的话,就必须屏除这种习俗,在乐都定居下来,而这种做法恰恰给别的国家提供了一个再好不过的进攻目标。

鉴于以上两个原因,讯勿仑坚决反对秃发利鹿孤登基称帝的想法,并向秃发利鹿孤提出了进一步改革内政的措施。

讯勿仑提出的改革建议是“宜置晋人于诸城,劝课农桑,以供军国之用,我则习战法以诛未宾”。简单地说就是将从事农业生产的汉族人安置在南凉的各个城市内外,专门进行耕种。一方面用收获的粮食来当作军粮,另一方面向南凉政府缴纳赋税,充实国库。这样一来,秃发鲜卑人就可以一心一意地从事征战,为南凉拓展更广阔的领土。

其实这种将汉族与少数民族分开的政策并不是讯勿仑想出来的,之前的各个少数民族政权都不同程度地采用过这种方法。

秃发利鹿孤最终采纳了讯勿仑的全部建议。首先取消称帝的打算,而是将王号由“武威王”改成了“河西王”,向各个国家表明秃发利鹿孤有兼并河西、统一凉州的志向。其次,在全国范围内施行汉族与秃发族分离的政策,加强国家的储备与战斗力。

就在秃发利鹿孤采纳了讯勿仑的建议的同时,南凉内部又进行了另外一项重要的改革,提出这项改革措施的人是之前秃发乌孤找到了人才之一:汉族人史。

史当时在南凉担任祠部郎中的职务,他提出“建学校,开庠序”,教秃发鲜卑族的青少年学习汉族的礼法与儒学,使他们长大后成为文武双全的国家栋梁。秃发利鹿孤也采纳了他的建议,任命田玄冲、赵诞为博士祭酒,专门教授秃发鲜卑的贵族青少年进行学习。

秃发利鹿孤所实行的这一系列的改革措施,使南凉开始逐渐改变之前的那种只知攻城掠地、不知安抚百姓的政策,通过大力吸收汉族文化,使南凉政权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和强盛。

后秦西进

与南凉的蒸蒸日上相比,后凉和北凉则持续着动乱的局面。在南凉建和元年分别发生了吕纂篡位和西凉反叛的事件后,建和二年两国又先后发生内乱。

建和二年二月,后凉的番禾太守吕超杀了后凉王吕纂(也算是为之前的吕绍报了仇),然后立自己的从弟吕隆为王,但是吕隆、吕超都不能控制国内的局势。在这种情况下,后凉的右仆射杨桓首先投靠了南凉,秃发利鹿孤封他为左司马。不久,后凉将军姜纪也主动向南凉投降,得到了秃发檀的信任和重用。

秃发利鹿孤乘着后凉再次动乱的机会,封秃发檀为都督中外诸军事、凉州牧、录尚书事,全面负责南凉的军国大事。同时出兵攻打后凉,获得了胜利,将后凉两千多户居民迁徙回了南凉。

北凉于同年四月也发生了一场政变:国内的实权派人物沮渠蒙逊诬告自己的从兄沮渠男成谋反,借北凉王段业的手杀了男成。一个月后,沮渠蒙逊就以段业杀害男成为借口,起兵造反,最后杀了段业,自立为北凉王。但是沮渠蒙逊的这一招借刀杀人并没有瞒过所有人的眼睛,沮渠男成的亲弟弟沮渠富占和将军俱看穿了沮渠蒙逊的阴谋。于是在政变发生后,他们率领着手下五百多户来到了南凉,向秃发利鹿孤投降。

后凉和北凉的动乱虽然使南凉受益非浅,但是这一切也没能逃过后秦的眼睛。后秦王姚兴时刻注意着凉州的局势,当看到南凉获得利益之后,他便再也坐不住了。

南凉建和二年七月,在后凉魏安人焦朗的引导下,姚兴再次派遣姚硕德领六万大军进攻后凉。

如果说去年九月后秦进攻后凉仅仅是一次试探性的行动的话,那么这一次姚兴则是下定决心要后凉向自己投降,甚至打算将后凉从地图上彻底抹去。

面对后秦咄咄逼人的攻势,秃发利鹿孤不得不陷入沉思,思考着对策。后秦的目的很明显,就是彻底消灭后凉,而这又是自己最不愿意见到的结果。那么对抗后秦又会怎么样呢?现在的南凉虽然在河陇地区实力很强,但是还不是后秦的对手,与后秦交战没有太大的胜算,之前来投奔自己的原西秦王乞伏乾归就是很好的例子。

秃发利鹿孤考虑了各种可能性,最后决定暂时向后秦伏首称臣。至于称臣后,就需要自己见机而作了。只要利用后秦军队不能长期驻扎在凉州的弱点,那么南凉占领姑臧、称霸河西还是很有希望的。

就在秃发利鹿孤作出了暂避锋芒、向后秦称臣的同时,北凉的沮渠蒙逊、西凉的李也作出了同样的决定。至此,除了后凉外,凉州各国都已经向后秦低头,在后秦的面前已经没有什么阻碍了。

在后秦大军中,有一个南凉十分熟悉的身影,他就是原西秦王乞伏乾归。

这里简单叙述一下乞伏乾归在西秦灭亡后的情况:乞伏乾归首先投奔到南凉,秃发利鹿孤待他以上宾之礼,把他安置在晋兴城。虽然秃发俱延提醒利鹿孤要提防乞伏乾归,但是秃发利鹿孤并没有采纳他的建议。

果然,乞伏乾归接下来的行动全部都在秃发俱延的意料之中。乞伏乾归首先与南羌人一起密谋反叛,被秃发利鹿孤得知后,马上就将自己的亲生儿子乞伏炽磐送到西平以表示自己对南凉的忠心。就在所有人确信无疑的时候,乞伏乾归已经逃离了南凉,来到了罕,随后又到长安投降了后秦,后秦王姚兴封他为“镇远将军、河州刺史、归义侯”,并让他统领原先的部下,参与后秦对凉州的进攻。

从以上事件中可以看出乞伏乾归也是凉州地区的一位枭雄,并不比南凉的秃发利鹿孤、秃发檀逊色。不管是投奔南凉也好,后秦也好,乞伏乾归始终都在积极地积蓄力量,时刻准备复国。对于南凉的秃发利鹿孤来说,西秦的阴影并没有消逝,仍然徘徊在南凉的身边。

就在后秦进攻后凉的同时,在南凉国内又发生了一起叛逃事件,这次的主角是前不久刚从后凉投降到南凉的姜纪。

姜纪在来到南凉后不久,就被负责南凉军事的秃发檀所倚重。秃发檀经常和他一起通宵达旦地谈论天下大势。秃发利鹿孤倒是看出一些眉目,认为姜纪这个人虽然很有谋略,但是肯定不会留在南凉,只要一有机会就会逃走,不如乘早杀了他。秃发利鹿孤可能是从之前的乞伏乾归叛逃事件中吸取了教训,可惜这次秃发檀没有听从他的劝告,就象秃发利鹿孤没有听从秃发俱延的话一样。

姜纪看到后秦大举进攻后凉,立刻和十几个亲信逃离了南凉,投奔了后秦军统帅姚硕德。姜纪对南凉的军事实力有一定的了解,因此他向姚硕德攻下姑臧,彻底消灭后凉。不然的话,等后秦军队撤走后,南凉肯定会将姑臧占为己有,实力进一步壮大,对后秦以及其他各国都构成威胁。

姚硕德赞同姜纪的观点,马上向后秦王姚兴上表,封姜纪为武威太守,率领二千士兵驻扎在晏然。

面对后秦的强大攻势,后凉王吕隆首先派吕超出战,结果大败而回,吕隆只好采取防守的策略,躲在姑臧城里不出来。

但是躲得了一时却躲不了一世。到了公元401年九月,姑臧城里的储备物资已经基本上全部用完,大部分人整天过着忍饥挨饿的生活。吕隆也觉得再也支撑不下去了,于是听从了吕超的建议,正式向后秦投降。同时将自己年幼的弟弟和文武大臣慕容筑、杨颖、史难、阎松等五十多家送到后秦首都长安,作为人质。姚硕德在接受了吕隆的投降后,上表请求后秦王姚兴封吕隆为“使持节、镇西大将军、凉州刺史、建康公”,随后率领军队返回后秦。

姚兴在这时并没有让姚硕德彻底攻克姑臧,灭亡后凉,而是让吕隆继续留驻在姑臧。到底出于什么原因,笔者在这里只能进行推测:可能是姚兴一时心软,也可能是姚兴想留下姑臧让南凉、北凉、西凉和后凉相互争夺,自己最后收渔翁之利。但不管是哪种原因,总之后秦军队撤走了,轮到凉州各国重新登场亮相了。

后秦撤走之后,姑臧城仍然由吕隆驻守,这给了一直窥视河西中心姑臧的南凉和北凉提供了可乘之机,两个国家为了抢先占领姑臧,都迫不及待地发起了进攻。

但是北凉的进攻还没开始,自己家的后园却先着了火:北凉国内的酒泉、凉宁二郡相继反叛,投降了西凉。眼看着北凉的国土面积越来越小,北凉王沮渠蒙逊甚至产生了率部东迁、投降后秦的念头,幸好被弟弟建忠将军沮渠、辅国将军臧莫孩给制止了。沮渠蒙逊经过了这次涉及北凉存亡的激烈思想斗争后,反而下定决心要使北凉摆脱困境,重新强大起来。

不过在这之前,沮渠蒙逊需要搞好和邻国南凉的外交关系,于是沮渠蒙逊派遣使者来到了南凉。

北凉使者见到秃发利鹿孤后,请求南凉和北凉保持之前的友好关系,并在适当的时候援助北凉。为此,沮渠蒙逊专门将自己的儿子沮渠奚念留在南凉,作为人质。

秃发利鹿孤这时根本没有把已经失去大半领土的北凉放在眼里,更没有对沮渠蒙逊这个未来的凉州枭雄引起足够的重视。立刻就以沮渠奚念年纪太小为理由拒绝了北凉的请求,要求沮渠蒙逊把自己的弟弟沮渠送来做人质。

沮渠蒙逊当然不肯把作为自己左膀右臂的弟弟送去南凉,但是面对着北凉日益衰弱、四面楚歌的形势,不得不低声下气地再次向南凉派出了新的使者。

秃发利鹿孤在得知沮渠蒙逊不肯将沮渠送来作人质后非常生气。在他看来,当时的北凉根本没有资格和南凉讲条件。于是,他立刻派弟弟秃发俱延和秃发文支率领一万骑兵攻打北凉的万岁临松,活捉了沮渠蒙逊的从弟鄯善苟子,并俘虏了六千多户百姓。

沮渠蒙逊无可奈何,凭自己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和南凉相抗衡,只得忍气吞声地派自己的从叔孔遮到南凉,表示自己同意将沮渠作为人质送去,这才使秃发利鹿孤消了气,招回了秃发俱延等人,并将掠夺的人口物资全部归还给北凉。

虽然南凉轻而易举地打赢了这一仗,但是这是南凉和北凉从盟国转变为敌国的开始。也是后凉衰弱,双方争夺河西地区的矛盾尖锐化的表现。

包围姑臧

秃发檀对于忠臣还是非常钦佩的,听完孟的话后并不生气,反而亲自给他松绑,将他象贵宾一样的对待。

秃发檀赞赏孟的忠义,想封他为左司马,为南凉效力。可孟却说:“后凉马上就要灭亡,南凉统一整个凉州基本上已成定局。但是我作为后凉的太守,不能为后凉驻守疆土,反而接受了敌国的封赏,心里觉得很不安。明公您如果真的认为我是个忠臣,那么就请您让我回到姑臧,即使我被后凉王杀了,也死而无憾。”

秃发檀十分认同孟的这番话,于是就放他回姑臧。秃发檀撤军,同时将显美、丽两地的百姓共两千多户迁移回南凉。

秃发檀刚刚撤兵,沮渠蒙逊又带兵来到了姑臧城下。

南凉的进攻使沮渠蒙逊看清楚了后凉的现状:当时姑臧城里粮食匮乏,仅仅一斗米就值钱五千。老百姓根本买不起这种天价的粮食,光饿死的人就达到了十多万,甚至出现了人吃人的悲惨景象。加上后凉王吕隆担心受到攻击,下令姑臧城即使大白天也不许开城门,更进一步断绝了百姓生活需求用品的来源。因此每天都有几百人请求出城,自愿去做敌国的奴隶,以换得一丝活下来的机会。而吕隆害怕放老百姓出城后造成人心恐慌,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要求出城的人全部杀掉掩埋。

沮渠蒙逊了解到以上情况之后,认为夺取姑臧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在南凉建和三年二月,率领军队开始攻打姑臧。

后凉王吕隆面对这种情况,只有疲于应对。一方面仍旧派吕超带领后凉最后一点军队保护姑臧,另一方面派使者来到南凉,请求这个一个月前刚刚攻打过自己的敌人出兵援救自己。

后凉使者来到南凉后,向秃发利鹿孤提出了援救的请求。对于是否出兵帮助后凉,南凉内部形成了两种不同的意见。

尚书左丞婆衍仑提出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建议,他说:“现在姑臧城里正在闹饥荒,一斗米的价值甚至超过了一万钱,连田野里的树皮草根都被人吃得一干二净。沮渠蒙逊千里迢迢来到姑臧,粮草方面肯定不能得到保障。我们应该静观事态,坐山观虎斗,寻找机会占领姑臧。退一步说,即使沮渠蒙逊得到了姑臧城,也肯定不能持久地守下去,最终还是会被我们夺取。因此现在不应该出兵救助后凉。”

但是这个看上去可行的建议却遭到了秃发檀的反对。秃发檀与后凉、北凉打了多年的交道,对于这两个国家的虚实了如指掌,他提出了相反的建议。

秃发檀说:“婆衍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姑臧城里现在虽然在闹饥荒,但是就姑臧的地理、政治角度来看,它是目前河西地区的心脏。如果让沮渠蒙逊拥有了姑臧,那么就等于承认了北凉在整个凉州中占有主导地位,这对于南凉来讲是十分不利的。无论对内对外,这次都不能让沮渠蒙逊占领姑臧,因此应该马上发兵以救援后凉为名义打败北凉。”

秃发利鹿孤采纳了秃发檀的建议,让他率领一万军队去救姑臧。还没等南凉军队到达,后凉出人意料地已经打败了北凉,沮渠蒙逊已经撤退了。

秃发檀在得知北凉撤军后,马上改变了这次出兵的目的。他以追击沮渠蒙逊为借口,将凉泽、段冢附近五百多户百姓迁移回南凉。

秃发檀回来后不久,秃发利鹿孤采用了中散骑常侍张融的建议,派秃发檀攻打驻守魏安的焦朗。没过多久焦朗就向南凉投降,被秃发檀送到了首都西平,魏安的百姓也被迁移到了乐都。

这样,通过近三年的斗争,南凉已经基本上对姑臧形成了包围之势,夺取姑臧的时机已经成熟了。

就在这时,南凉王秃发利鹿孤突然去世了,和他的兄长秃发乌孤一样,在位仅仅三年。临终前,秃发利鹿孤说:“目前南凉国内国外形势还不是十分稳,政局动荡不安。所以我死之后,让我的弟弟车骑将军秃发檀继位称王,他一定能够完成先王的志向。”

秃发利鹿孤死后,被安葬在南凉首都西平东南,称为“康王”。根据他的遗言,秃发檀成为了新的南凉王,秃发利鹿孤的时期结束了。

秃发利鹿孤在南凉历史上是一位过渡性的君王。首先,他继承了秃发乌孤的遗志,并依据秃发乌孤生前制订的国策,使南凉继续保持稳定兴旺的发展势头。其次,他针对自己即位后周围各国的情况变化,逐步改革南凉对内、对外的政策,使南凉在不同情况下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再次,他采用了对汉族和少数民族分治的方法,并大力吸收汉族文化,使秃发鲜卑族进一步强盛起来。最后,他多次派兵出击,经过三年的不懈努力,基本上完成了对后凉姑臧的包围,对南凉将来称霸凉州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秃发利鹿孤去世后,他的弟弟秃发檀即位。凭借着两位兄长十几年来打下的基础,再加上秃发檀自身优秀的才干和谋略,南凉即将迎来自己的鼎盛时期。

本文由威尼斯2017娱乐官网-威尼斯城娱乐官方平台发布于风俗,转载请注明出处:两晋十六国风云录

关键词: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