淝水战斗之外的苻坚大帝

来源:http://www.docustore1.com 作者:人物 人气:165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英雄一跌千古恨——淝水大战之外的苻坚大帝 阴狠刚戾的司马家族篡魏自立,灭蜀吞吴,建立西晋。武帝死后,其白痴儿子惠帝司马衷袭位,权柄归于矮肥黑丑的皇后贾南风,不久她便

英雄一跌千古恨——淝水大战之外的苻坚大帝

阴狠刚戾的司马家族篡魏自立,灭蜀吞吴,建立西晋。武帝死后,其白痴儿子惠帝司马衷袭位,权柄归于矮肥黑丑的皇后贾南风,不久她便冤杀惠帝太子,引致八王之乱,继而导致了西晋王朝大厦倾颓。司马皇族的司马睿跑到南方建立了东晋。同时,匈奴、鲜卑、羯、氐、羌五大少数民族乘势在北中国你方战罢我登场,几十年间竟有十六个“国家”,大多是游牧民族首领称王称帝,其中如后赵,北燕,大夏、后汉等政权的国主大多凶狠残暴,喜于杀戮,几乎都是“兴也勃焉,亡也忽焉”,盛强时虽有控弦衣甲之士百万,崩溃之曰如溃穴之蚁,刹间消散。十六国中,其中最令人慨叹,最令人惋息,最令人扼腕思忖的当属一代英豪帝王苻坚——此君在王猛等汉族大臣辅助下,灭张平,收张蚝,击乌延,威振西凉,并使东晋权臣桓温(就是那位大言:“大丈夫不能流芳百世,亦应骂名千载”!的东晋英豪)大败而归,最后,他还在潞川大破燕国慕容四十万大军,灭亡前燕,继而又灭凉击代,一统北方。当此之时,如果大英雄苻坚休养生息,善抚士民,静待天时,趁东晋内乱一举起兵,统一中国当属反掌之势。但他偏偏逆时而行,不顾群臣反对,短短时间内发兵八十七万,号称百万,并骄狂地说,以此强兵百万,“投鞭可以阻流”,前后千里,旌鼓相望,欲一击而灭晋朝。恰恰此时,覆亡之势,已不可避免。淝水之战,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为中国战争史凭添了极不光采的典型战例,为中国文学史增加了数个满含贬意的成语,为无数文人骚客凭添了无数怅然的想象和凭悼的辞章。 详读史章,就会发现苻坚绝非残暴鲁莽的君王,反而是个开明大度、高瞻远瞩,审时度势,谨恭有礼,慕义怀德,善于纳谏,雄才大略而又完全汉化的一代英杰,可惜他最后关头一意孤行,对于前燕、东晋等降臣又太过宽容,特别是淝水之战导致一败涂地,国家分崩离析,最后为姚苌勒毙于佛寺,否则,隋文帝的大一统时代,极有可能在苻坚大帝的时代提前到来。史重正朔,十六国历史短暂而扑朔,故而苻坚的事迹后人只从“投鞭阻流”、“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几个成语窥得一二,且是从极其负面的方向把他当作一个刚腹自用的外族入侵者。挥拂去历史重重的灰尘,搁置“岛夷”、“索虏”的互相谩诋,作为中华大家庭万古流传的一代人杰,苻坚应当得到公允,正确的评价和忆念。 “草付应王”天意偏 说起苻坚,应先从其祖父苻洪讲起。苻洪,字广世,是西晋略阳临渭的氐族酋长。因为家里池中有蒲叶生成,长五丈,五节如个竹型,周围人众都称这个家庭为“蒲家”,因此开始是以“蒲”为姓。西晋内乱,匈奴族的刘曜僭号称帝,蒲洪被迫归顺,被封为率义侯。很快刘曜为后越的石虎所败,蒲洪又降石虎,累有战功,封西平郡公,其部下获赐关内侯的就有二千多人,蒲洪就又获封为关内领侯将。石虎的义子冉闵(就是后来遍诛石氏子孙,杀了数十万羯族人的汉族大将)当时就暗劝石虎:“蒲洪雄果,他的八子又个个不凡,应该秘密把他们除掉。”石虎虽是出了名的残暴嗜杀,却没有听从冉闵的劝告,反而“待之愈厚”,大概是看重了蒲洪战功卓著,不忍诛杀。后赵很快溃灭,蒲洪审时度势,名义上降附晋朝,其时属下已有十余万兵卒。永和六年,晋朝封蒲洪为征北大将军,都督河北诸军事,冀州刺史,广川郡公。当时,蒲洪属下就屡屡有人劝他称尊号,加上谶文又有“草付应王”的说法,他的蒲坚孙子一生下来背上就有“草付”两字的纹理,于是一家改姓“苻”,自称大将军,大单于,三秦王,轰轰烈烈的前秦王朝由此开端。 苻洪击袭石虎的部将麻秋,俘虏了他,留在军中任自己的军师将军,很是信任。苻氏几代帝王,总是犯下这种对降敌手软“慈德”的通病,可悲可叹。麻秋心怀野心,设宴招待苻洪,暗里酒中下毒,准备鸩杀苻洪后并领其众。苻洪的世子苻健发现情况有异,带兵收斩麻秋。苻洪临死,对世子说:“中原不是你们兄弟能占据的地方。关中形胜,我死后可鼓行西进。”言终而死,时年六十六岁。苻健嗣位后,去秦王位号,佯称晋朝封赐的爵号,以五千军兵入潼关,击败晋将杜洪,张先,入都长安,安定三辅。永和七年,苻建自称天王,大单于,建元皇始,置百官。永和八年,苻健称帝。此后,他又大败晋将张琚,令晋镇西将军谢尚(谢安的族兄,人物潇洒风流,打仗是个大草包)仓惶逃命。永和十年,又在鹿原大破桓温军,奠定了前秦在西北的统治地位。此后,苻健与百姓约法三章,轻徭薄赋,修尚儒学,优礼士人,留心政事,治下呈现小康之象。 苻氏王族符黄眉有大功,苻生根本不加旌赏,又常常在大庭广坐之下污辱他。苻黄眉又气又恼,想杀了苻生自立。事发之后,不仅全家被杀,有一点亲戚关系的苻姓亲族也株连诛死一大堆,使得人心惶惶,朝不保夕。 苻生即位之初,曾梦见大鱼吃蒲叶。而后,都城长安又传有童谣:“东海大鱼化为龙,男便为王女为公。问在何所洛门东。”苻生想来想去,认为梦中之兆和童谣所指肯定是姓鱼的大臣——马上诛杀侍中、太师鱼遵,并其七子、十孙。事情发生后,苻氏皇族中有一个人心旌摇荡,再也不能安席——东海王苻坚。苻坚是苻生的堂兄,其父苻雄是苻健的弟弟,多谋略,善兵书,但不幸年青时就病死,遗下苻法、苻坚两兄弟。苻坚的东海王封号与童谣暗合,宅第又在洛门以东,看见太师鱼遵被杀得家里一个不剩,苻坚亡魂皆冒,寝食难安。 苻生饮酒至夜,对旁边的侍女说:“阿法兄弟也不能让人信任,明天我要杀了他们。”偏偏这个侍女平日受过苻法、苻坚兄弟不少好处,深夜溜出宫门报信。兄弟两个大惊,情急智生,苻法带领数百人潜入云龙门,苻坚率三百壮士鼓噪进攻,值勤的御林军都放下武器加入苻坚的队伍。攻入内宫,苻生仍旧昏醉未醒,糊里糊涂地被拖到小屋子里杀掉,时年二十三岁,在位两年。 姿貌瑰伟幼不凡 苻坚,字永固,生下来后背就有红色纹理,隐约看上去是“草付臣又土王咸阳”八字。苻坚从小就聪颖不凡,目有紫光,苻洪非常喜欢这个孙子,称他为“坚头”。七岁左右,苻坚侍候于爷爷苻洪左右,举止中礼,很得爷爷欢心。八岁时,苻坚主动向爷爷要求请家庭教师,高兴得苻洪连声赞道:“我们这个家族世生边陲,只知道喝酒吃肉,谁料到你这么小就知道求学呵?”,苻健入关后,封这个侄儿为龙骧将军,转战南北。苻坚常身先士卒,部下惮服。加之他博学多才,胸存大志,广结英豪,周围有王猛、吕婆楼、强汪、梁平老一帮谋臣猛将,故而能一举而发,诛驱除昏主苻生,登上龙座。 当上皇帝之后,苻坚有一次在登龙门上眺望,感叹道:“美哉山河之固!”,其臣下权翼谏劝道:山河之固不足恃,仁德的君主应该效法古代仁君,怀远以德,统治之道在德不在险。苻坚大悦,言听计从,开山泽之礼以让民,金玉宝物赐与战士,偃甲息兵,休养生息。 为了抵制氐族贵族豪强,他以汉臣王猛为京兆尹,主持朝政。对苻家有大功的氐族豪强樊世在上朝时当众污辱王猛说:“我一定把你脑袋砍下悬于长安城门,否则我就不要活在世上!”,苻坚听后大怒,对王猛说:“杀了这个老混蛋,朝规肯定能得以整肃!”,正说话问,樊世进宫言事,苻坚转头对王猛说:“我想让杨璧娶我女儿,杨璧这个人怎样?”樊世在旁勃然大怒:“杨璧是我的女婿,定婚好久了,陛下怎么能让他娶公主呢?”王猛趁此机会高声斥责:“陛下是天下之主,你敢和陛下争女婿,一点也没有尊卑上下!”樊世粗人,起身要打王猛,左右急忙拉扯解劝。樊世又破口大骂。苻坚大怒,命武士立斩樊世于马厩。宫内的氐族贵族纷纷护短,在苻坚面前极数王猛的不是,苻坚更气,或骂或打,朝廷之上乱成一团。大臣权翼乘机进言,说陛下您有汉高祖宏达的气度,但谩骂斥责的态度也不可取。苻坚闻言而笑:“朕也有过错啊”。事情虽然平息,朝中大臣公卿特别是氐族贵族从此就极其惧怕王猛。王猛与中丞、邓羌两个人齐心协力,数月之间整肃法纪,杀了贵戚强豪二十多人,包括苻健的妻弟强德,一时间百僚震肃,风化大行,路不拾遗。苻坚而叹:“我现在才知道天下有法可行,知道天子的尊贵威严。” 同时,苻坚还重农抑商,减免赋税。他还每月亲临太学,鼓励士子学习儒经,一时间众人竟以教化研习为荣,促进了汉文化的发展与传播。在此期间,虽有屠各族张罔等人的寇乱,匈奴左右贤王的叛乱,以及苻生兄弟苻柳、苻双、苻庾的皇族内乱,都很快得以平息。东晋权臣桓温讨代前燕的慕容氏,苻坚以唇齿之义派军救护,大败桓温于枋头(《世说新语》记载:桓大将军北伐,见南渡之前手植之树业已十围,叹曰“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乃泣然流涕。估计是败走时的见景生情吧)。此战役使前燕慕容氏得以苟延残喘。慕容从苻坚处要兵时曾许诺割武牢以西之地给为秦国,桓温败走之后,慕容氏又变卦不予,自食其言,苻坚大怒,自此下定了灭燕的决心,以王猛为主师,进攻燕国。 风云际会君臣缘 言及苻坚,就不能不言及其谋臣王猛。王猛字景略,自少博学,好兵书,气度雄远,平日谈不上的人理都不理,当时的浮华之士都轻笑他是个痴人。桓温第一次入关时,王猛披件破长袍请见,对着桓大将军一面摸索着衣服里的虱子,一面大谈世事,旁若无人。魏晋风度最重要标志之一的“抠虱而谈”就是首起于这王景略。桓温大为惊奇,王猛临走时又送车子又送官,拜为高官督护,邀王猛与他一起南还。王猛回到华阴山请教他的老师,得到的回答是:“你怎么能和桓温并世相处呢,在北方呆着自可富贵,何必舍近求远!”王猛于是就继续留在北方。 苻坚当东海王时,心有大志,闻知王猛的大名,便派人招来相谈。两人一见便若平生之故,异苻同契,双方都有刘备遇孔明的感受,马上成为苻坚的主要谋臣。苻坚登位后,任王猛为中书侍郎,明法竣刑,禁勒豪强,一时间秦国大治。苻坚任命王猛为尚书左仆射,辅国将军,司隶校尉,居中宿卫,一年之内五次高升,君臣风云际会,言听计从,荣宠莫比。 燕国慕容在苻坚帮助下打退了桓温的进攻后,反悔前言,不再割地与秦国。其国内的皇族又起内讧,功臣慕容垂被逼得走投无路,带着一家子侄投奔苻坚,使得苻坚大喜过望,一面封慕言垂为高官,一面命王猛谋划进攻燕国。 苻坚平生最大的优点是爱才容人,最致命的并最后导致他丧身失国也是这种柔仁。两晋时代人物崇尚仪容谈吐,帝王士人往往惺惺相惜,那慕容氏一家个个倜傥不凡,容仪甚伟,苻坚每次相见都叹赏不已,赏赐巨万,并授以有实权的要权高官。王猛对此非常忧虑,劝说道:“慕言垂是燕国勋贵,此人宽仁待下,恩结士庶,燕赵之地都有奉戴他的意愿。加上他的儿子们个个明毅能干,都是人中之杰,所谓蛟龙猛兽是不可驯养之物,不如现在除掉以免后患。”苻坚不许,“我现在是以恩义招致英豪,如果杀了他们,后人将如何评价我啊。” 慕容垂也确实会韬光养晦,大有昔日刘玄德之风,他充当响导,获封为伐燕的冠军将军,一同前去进攻燕国。 太和五年,王猛率邓羌、杨安、张蚝等十余名大将、步骑六万伐燕。苻坚亲自送别王猛,临行腹心相见,鼓励王猛一心攻伐,不必内顾。王猛为报恩顾,一路所向披靡,相继攻下壶关、晋阳等地。经过半年攻伐,最后在渭源誓师,准备与燕军决一死战。决战前一天晚上,秦将徐成归营误期,军法当斩。邓羌以徐成是自己的郡将,替徐成求情。王猛坚执不许。邓羌大怒,返营整军要攻杀王猛。王猛经过思考,也为邓羌的义勇打动,便说:“我是试探将军一下,您对自己的郡将尚且忠信如此,对国家肯定会更加尽力。”转天决战。燕军数倍于秦军。王猛激励邓羌:“今日之战,只有将军你出马才能成功。”邓羌回答:“如果答应封我做司隶这样的官职,您就不用再担心战事。”王猛说:“战胜了,我保证你能当上安定太守,万户候,司隶那样的职位我不敢答应你。”说话间帐外已经开战,姚羌仍旧睡躲在军帐中不起身。王猛咬咬牙答应了邓羌的要求。于是,姚羌在军帐中大开酒坛,猛灌老酒之后,与徐成、张蚝等大将跨马运槊,飞驰入慕容评军中,冲出冲入如无人之境,夺旗斩将,杀伤甚众。一上午,秦军俘斩五万名燕军,乘胜追击,又俘斩十多万燕军。王猛率后军围攻燕都邺城。苻坚闻讯大喜,以帝王之尊亲师十万骑兵御驾亲征,攻陷邺城,俘虏燕主慕容,太傅慕容评,查收燕国户籍帐册,接收一百五十七郡,一千五百七十九县,共计人口九百九十八万。 伐燕成功之后,王猛又替苻坚不发一兵一卒写信说服了凉州的割据军阀张天锡,令他奉表称藩。接着,君臣合力,又攻取了梁州、益州,西南等地皆归附于秦,到王猛死前,秦已统一了中国北方,以天下十分来讲,秦已占其七。苻坚与王猛的君臣关系十分融洽,他常对太子说:“汝事王公,如事我也!”其见重程度,只有刘备与诸葛孔明可比。 宁康三年,五十一岁的王猛一病不起,临终时上疏,希望苻坚知道功业的来之不易,作国君应该“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弥留之际,苻坚亲临病榻,王猛说出了他最后的劝戒和忧虑:“晋国虽然局促于偏僻的吴越之地,毕竟是正朔相承,应该勤修邻国之礼,不应该随意图袭晋国。鲜卑、羌酋,是国家的仇敌,最终必为大患,应该逐渐除根他们从利社稷。”苻坚在王猛生前对他言听计从,惟独对这临终遗言没有听进耳内,而后前秦败亡,果真是应在这两件事上。假若天假其年,王景略多活五年,天下最终一定为秦一统。 纳谏如流邦国乐 苻坚作为少数民族君长, ** 打猎,有一段时间跨马持弓在西山追射野兽,十天半个月也不返宫,宫内的演员王洛叩马而谏,说“大王您万一有个闪失,太后怎么办,天下怎么办?”苻坚大悟,自此不再射猎为乐。闲暇时间,他频频亲临太学,给太学生们出考题,留心儒学。又在长安诸州的道路旁边广植槐柳,二十里一亭,四十里一驿,商贩云集,百姓乐业。 军事方面,打败晋国梁州剌史杨亮,击败蜀人张育等人的叛乱,又派兵十三万讨伐张天锡,最后张天锡于姑臧城内素车白马出降,凉国平定。接着,他又派兵十万讨伐代王涉翼健,兵势威猛,代王最后被儿子捆绑投降。代国灭亡。苻坚对亡国君臣从来不杀,反而在长安待以豪宅大宦,并把不孝不仁执父求降的代国王子流放蜀地,亲自教习旧附的部落首领以儒教礼义。西城各国闻听苻坚威德,朝贡不断,一时间大宛的千里马等西域珍异五百余种物品充塞秦国宫库。 太元四年,苻坚军队又攻陷晋朝襄阳,俘获中郎将朱序,押送长安后,被苻坚封为度支尚书。期间苻坚的堂兄弟苻洛造反,兴师动众,最后苻洛与其大将被俘入国都,苻坚都没有予以杀害,只是易地让他们当官而已。 平定诸国,缰域大阔。秦国国力日强,苻坚也免不了示人以侈,在宫内悬以珍珠做的幕帘,宫宇车乘,器物服御都以奇宝装饰。尚书郎裴元略进谏,以秦始皇穷奢极欲最后亡国的史实为例,劝说苻坚贱金玉,珍谷帛,爱惜民力。苻坚大悦,马上下令撤去珠帘,封裴元略为谏议大夫。 苻坚治下国土广大,就想仿效周朝那样分封诸侯,于是他分苻姓皇族支姓以及亲近贵族三千户分镇四方。离别之日,皇族亲人们悲号哀恸,酸感行人,当时的有识之人都私下认为这是丧乱流离的兆象。而在首都长安,苻坚安插了数万户灭燕灭代俘虏的鲜卑以及羌人,都处以要官大宅,确实是以用之不疑的君王大度善待他们。苻坚的臣子赵整有一次侍宴,鼓琴而歌:“阿得脂,阿得脂,远徒种人留鲜卑,一旦缓急语阿谁!”苻坚听出其中谏劝语意,笑而不纳。 英雄末路淝水边 大英雄苻坚经过二十多年苦心经营,国富民强,基本统一了中国北方,只有偏安一隅的东晋尚未征服。攻克晋阳俘获朱序后,他自己认为统一天下的时机已经完全成熟。于是他大会群臣,说出自己伐灭晋朝的想法,接着,他又让众大臣各抒己见。出乎意料,除秘书监朱彤以外,大臣们都反对伐晋,都认为晋朝君臣和睦,上下同心,又有长江之险,不可轻易攻打。苻坚自己也有道理,言之凿凿:“从前夫差威陵上国,勾践能一举成擒;孙皓承三代之业,司马军队一到,君臣受俘,即使有长江之险,有如虚设。以我九十七万兵力,投鞭于长江,足可以断流!”群臣听毕,仍众说纷纭。苻坚挥出群臣,留下亲弟弟苻融商议决断。苻融流泪劝苻坚,以为伐晋有三不可:第一,天象不利,吴越之地有福象(古人非常迷信“天命”);第二,晋国国君是明君,臣下又有谢安、桓冲这样的江表伟才;第三,国家连年数战,兵疲将倦,有畏战之心。最后,苻融把王猛临终遗言又复述了一遍,顿首泣诉:“伐晋必无功而返,而且陛下您宠信鲜卑、羌、羯等各族人等,他们遍布国都附近,手中有兵有权,而我们皇族贵戚却都在远方偏僻地方守边,现在倾国而去伐晋,一旦出事,后悔根本来不及!” 此后,苻坚的大臣权翼,苻坚的宠爱少子苻诜以及国师道安等数十人面谏上书,苻坚均不听。只有燕国勋贵慕容垂和羌族首领姚苌大力支持苻坚,发兵前他们自己与子侄辈都做好了趁乱复国的各方面准备。苻坚下书令名州十丁遗一兵,征用公私马品,发步骑二十五万为先锋,由慕容垂统帅,他自己率戎卒六十多万,骑兵二十七万,前后千里,旗鼓相望。发兵同时,苻坚已把晋国皇帝预封为尚书左仆射,谢安为吏部尚书,桓冲为侍中,并在长安修建了精美的大宅院以准备安置诸人。 进攻开始比较顺利,秦军攻陷寿阳、郧城,双方相持于洛涧。秦国梁成一军屡战屡胜,洋洋得意之间,忽然被晋朝的龙骧将军刘牢之以五千北府军夜袭,梁成等十余名大将被杀,士卒损失了一万五千多。晋朝统领谢石等人闻捷,水陆继进。苻坚与苻融两人登城,见晋国部阵齐整,将士精锐,又北望八公山上草木都象人的形状(其实是晋朝会稽王司马道子害怕秦国,临时抱佛脚求拜钟山之神时用草及纸板扎成的人形木偶和仪仗鼓吹留在树木之间),苻坚开始心虚,转头对苻融说:“这些也是劲敌啊,怎能说他们人少呢。”为了打心理战,他又派先前俘虏的晋将朱序都游说谢石等人投降。也真是天不佑秦,这朱序一过去就把苻坚军内的虚实全都告诉给谢石:“应该马上和秦军先头到达部队决战,如果挫其前锋,肯定可以成功。真的等百万大军陆续到来,晋军根本就不是对方的敌手。”当时秦将张蚝正在淝南大败谢石军,谢玄、谢琰将兵数万在淝水一侧接应,张蚝也不敢追,在淝水另一端列阵。晋朝谢石派使臣去通告苻融:“您大军深入,置阵临水,是持久之计。希望您稍稍后退一下,空出双方战士格杀战斗的空地,我与您立马观赏,不亦乐乎!”苻融并非宋襄公那样食古不化的君王,此人也是能文能武的人中之龙,本意是想乘晋军半渡入河之际引兵直击,在得到苻坚首肯后,他指挥军队往后移。 谁知这一却阵,朱序大叫“秦军败了!”秦军中的鲜卑、羌、羯等各族兵丁各怀鬼胎,转头就跑,再往后的军队根本就看不见前面发生了什么事,看见黑黑压压一帮溃兵洪水般压来,也扔下兵杖转身就逃。苻融策马想阻止逃军,马倒被杀,秦军溃败涂地,晋军乘胜而前,苻坚自己也被流箭射中,单骑逃遁至淮北,听见风声鹤鸣,都以为晋军追到,仓惶逃奔不止。 拨开历史的迷雾,淝水之战可能也算不上特别以少胜多的战例。苻融三十万军队西至郧城、东至洛涧五百里驻守,沿途还拨出几十万军队分别驻守要冲,九十万军队实际当时在淝水的估计也就十多万(秦军战线之长,前军已到阵前,中间都是队伍,最后的部队还刚刚从长安出发),反观晋军,本来就有八万精兵严阵以待,加之后来新加入的兵力,总共也有十多万,加之以逸待劳,内部团结,特别是西晋灭亡后汉族士庶对北朝政权残杀屠戮的畏惧心理,都化为抵抗的同仇敌忾之意,兵力差不多的情况下,天时地利和加上走大运的偶然因素,终使大英雄苻坚的一统天下的宏愿成为泡影!让人百思不解的是,东晋宰相谢安因此战一举成名,无数诗词歌赋颂扬他,史书上却不见什么他排兵布阵的计策,只记得胜利消息送到后,谢太傅对下围棋的客人说了句“小儿辈遂破贼”,神情淡定,只是在进屋时内心狂喜而脚步过重,拆断了木屐的后跟。依愚所见,淝水之战东晋战胜的偶然性也很大,大运撞上了,取得莫名其妙的胜利,如果失败,谢安估计和“信口雌黄”的西晋宰相王衍一样,也会名士潇洒,国亡而不色变的。 大帝梦断新平寺 淝水战后,前秦元气大伤,先前被征服的鲜卑、羌等部族酋豪纷纷举兵反叛,建立割据政权。慕容家族先是慕容垂逃回前燕故地,慕容宗族的子弟跃马披甲,遍地狼烟,羌族的姚苌等人也重新崛起,丁零、乌丸相续起叛,北方重新四分五裂。 苻坚困守长安,看见前燕贵族背信弃义,把慕容叫到面前大骂:“你们家族兄弟子侄布列上将,当时虽称是灭国,其实我待你们象归家一样。现在慕容垂、慕容冲、慕容泓各个称兵,你们家族真是人面兽心,枉亏我以国士待你们。”虽然如此,苻坚看见在自己面前涕泣阵诉装孙子的慕容等仍不忍诛杀。长安城外,慕容冲率军歼灭秦军数万,占据阿房城,步步逼近。慕容冲是个阴狠凶戾的小白脸,十二岁时前燕国亡,曾与十四岁的姐姐清河公主一道为苻坚纳入后宫,作为娈童伺侍苻坚,姐弟专宠,旁人莫进。最后还是王猛切谏,把这个小白脸放出外任做大州刺史。鲜卑大军进攻长安城,苻坚凭城观看,心里慨叹敌人之强,派人送一锦袍于慕容冲,想打动对方念忆从前之情。慕容冲答道:“孤家现在以天下为任,怎能看这一袍小惠。如果你束手来降,我们慕容家对待你也不会比你从前待我们家差。”苻坚气得几乎吐血,大叫:“后悔不用王景略和阳平公之言,使白虏敢猖狂如此!”(鲜卑族人皮肤白皙,故苻坚呼之为白虏) 长安城内,犹有鲜卑数千人在大宅子里住着,慕容时刻不闲,秘密招集族人准备埋伏人马袭杀苻坚,其间消息泄露,苻坚大惊,这才诛杀慕容父子及其宗族,城中鲜卑不论少长及妇女全被杀光。自此之后,灭人国者如果不忍心对亡国家族下绝杀令,劝谏者往往以苻坚为“柔仁邀名”的首例,致使后代亡国之皇族罕有保全者。 慕容冲在长安城外围成日久,城中乏粮,以至于出现人吃人的惨剧。苻坚倾最后家底设宴款待群臣,打仗的将军也分不到几片肉吃,塞进嘴里不敢咽下,回到家“吐肉以饴妻子”。数月之间,烟尘四起,百姓死亡无数。慕容冲率众登长安城,苻坚全身甲胄,亲自督战,飞矢满身,血流遍体。最后,城守陷落,苻坚奔逃,慕容冲纵兵大掠,死者不可胜计。 苻坚逃到五将山,他从前征服后饶之不死的羌族首领姚苌派兵包围了他,秦兵溃奔,身边只剩下十余个侍卫。苻坚此时帝王之度不改,坐而待之,召厨师进食。姚苌大将吴忠驰马赶到,把苻坚捆起来送到新平,继而姚苌又派人向苻坚索要传国玉玺。苻坚大骂:“国玺已送晋朝,怎能送给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叛贼!”姚苌又让苻坚把帝位禅让给他,苻坚又骂:“禅代是圣贤之间的事。姚苌什么东西,敢自比古代圣人!”姚苌羞愤,派人把苻坚缢死在新平佛寺,时年四十八岁。 历史学家陈登原认为苻坚有四大善事:文学优良,内政修明,大度容人,武功赫赫。历观中国古代君王,真正能做到这四点的寥寥无几。苻坚与王猛君臣相得,明锐果决,想得到的一定要成功,豪俊不凡,但可惜的是矜大好功,不知休息民生,怀妇人之仁,在内有慕容垂等未除之时又大举伐晋,一跌而失天下,成为后世讥讽攻击的目标。宋代大儒王安石有自以为盖棺论定的评价:“苻坚好功,而不能忍,智大而不见机。猛知其不能除垂,故劝以勿伐晋耳。不然,以坚之强,而欲取晋,夫又何难之有!”然而《资治通鉴》的编纂者司马光有他独到的见解: 坚之所以亡,由骤胜而骄故也。魏文侯问李克:吴之所以亡,对曰:“数战数胜”。文侯曰:“数战数胜,国之福也,何故亡?”对曰:“数战则民疲,数胜则主骄,以骄主御疲民,未有不亡者也。”秦王坚似之矣!

本文由威尼斯2017娱乐官网-威尼斯城娱乐官方平台发布于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淝水战斗之外的苻坚大帝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