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低贱地位扭曲心灵的晋文公

来源:http://www.docustore1.com 作者:人物 人气:196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也有两个国君把他当做未来君王接待,楚成王和秦穆公。但这两个人都是想利用他从而控制中原,进而称霸天下。楚共王问他何以报答,秦穆公嫁女时一并把他侄子的妻子送给他,都是

也有两个国君把他当做未来君王接待,楚成王和秦穆公。但这两个人都是想利用他从而控制中原,进而称霸天下。楚共王问他何以报答,秦穆公嫁女时一并把他侄子的妻子送给他,都是试探他,这种试探何尝不是一种视他为低贱。

一顿饭就能换来重赏,看起来他不像是个吝啬之人,其实不然。晋文公开始打算灭掉曹国,也就没说要赏僖负羁,迫于当时的形势,他不得不放了曹国,这才重赏僖负羁。究其原因,赏介子推拿的是他晋文公口袋里的东西!重赏僖负羁,拿的是曹国的东西,即便是把整个曹国都赏了,也动不着他晋文公一个铜子儿!

那个火烧绵山的故事人人都知道,说是晋文公下令烧山,是为了把介子推逼出来给他封赏!森林大火,没有动物能够逃脱死难,一个背着母亲的人又怎能躲过?鬼知道重耳心里想的是不是烧死正好!不是说把绵山赏给介子推了吗?可是我们没见史书上说介子推有儿子、侄子,请赏这件事还是部下或者邻居提出来的,不知这个绵山是赏给了谁?大概是赏给了鬼吧!

大恩不言谢,但不谢不是不报,不谢是不用说在嘴上,不报却不在人的道德范畴之中。磨难过后的晋文公是强大的,雄才大略终于使他成为一代霸主,但这个霸主并没有传承子孙,他死后,霸主地位先后为秦穆公和楚成王的孙子楚庄王所有,晋国也终于没有走过春秋,被韩、魏、赵所瓜分。还有那个寒食节,更多的人只知道是为了纪念介子推!而多数老百姓根本不知道那个“成全”了介子推的重耳,我们真不知道重耳是可叹呐还是可悲。

当然,这些都是些民间传说和演义,但这种事儿为什么不按在齐桓公身上?这就是为人的差别,齐桓公该赏的都赏了,没有遗漏,更用不着人“自言其功”。即便是正史的记载,如《左传》、《史记》,都说的是介子推死后才赏给他绵山。为什么不说封赏后不知所终,而是先说死后说封,难道不是史学家的“曲笔”?总让人有“为尊者讳”的感觉。

地位低贱的阴影扭曲了重耳的心灵,所以,他祭天祭祖却不赏大臣。他先是借口国内不稳,后来又借口有事王室压下封赏之事。等到杀了吕省、郤芮灭了这两个大家族,得到了两家不少土地,这才敷衍了事封赏了一批,还假惺惺地让人自言其功。可是,真的有人提出来,不但得不到封赏,还被他好好地数落了一通。前后封赏了三次,还是有人漏下。可见,“自言其功”不过是遮人耳目而已。在他看来,本来国君没他什么份儿,现在却当上了;和他年龄相当的人多数死了,而他还活着;他使人杀了当国君的侄子,却没有人讨伐他,这是为什么,这是天意!天意如此,何人有功?既然无功,何必要赏?!

被低贱地位扭曲心灵的晋文公

历史上受过磨难的创业开国帝王,大多都是寡恩之人,似乎受的磨难越多,则越是吝啬。这当中典型的是朱元璋,远的有刘邦,更远的有越王勾践、晋文公。究其原因,他们在成事之前的磨难中,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活命。他们没有理想,只有目标,没有信仰,只有对苍天的祈求。一旦目标实现,他们就把这一切归于上天对他们个人的赐予,而一个集团的人反而会成为利益的瓜分者,也就是某种意义上的“敌人”。所以,当他们登上高位,面对利益的再分配,会有一种不合常规的表现——不赏反杀。人们由此看到,手段的残忍折射出的是他们心灵的扭曲。由于他们所受到的磨难不一样,所表现出来的不赏反杀程度和形式也有所不同。

认为封赏不公的不仅仅是介子推,还有魏犨和颠颉。这俩人出了声,逮着机会晋文公就进行报复。晋国伐曹的时候,因为对僖负羁的封赏较重,魏犨、颠颉心里不平,放火烧了他的家,晋文公立刻下令杀掉两人,由于众人讲情,杀了颠颉,留下魏犨。

地位低贱还更多地表现在流亡途中,不管经过的是大国还是小国,人们都把他当做是流亡公子而不是晋国公子。卫文公不礼、曹共公偷看他的裸体以验证是不是肋骨连在一起,都是视他为低贱。郑文公更是直截了当地说,各国流亡公子从这儿经过的多了,我接待的过来吗?最能说明问题的是齐桓公,把宗室女送给他为妻,送给他二十匹马,却没有论及他当国君的事情,而当年夷吾当国君人家可是派出过军队支持的。在这种时候,重耳有当国君的想法都是“忤逆”,因为这不合规矩,规矩是父死子继、兄终弟及。晋献公的儿子是夷吾,夷吾的儿子是圉,这个次序没问题。

宗法社会,不管你是叔叔还是叔爷爷,在君侯面前你永远都是臣子,即便是一个三岁的孩子,你见了也得磕头。重耳回国,怀公出逃,重耳让人先把他杀了,按理说这是弑君之罪,只是晋国内外对夷吾的厌恶掩盖了这一切。晋惠公死于公元前637年,晋文公是第二年春天进入国内并杀了侄子圉。按照传统,前636年应该是怀公元年,如果称为文公元年,太子圉就不应该有谥号,但人们仍然给这个当国君很短时间的人谥号,也等于把同情和历史都给了他。怀公者,值得同情和怀念之公。这是在说,论辈分你是叔叔,说国君你重耳是后任。

僖负羁为什么能够受到重赏?重耳流亡期间经过曹国,曹国大夫僖负羁送给过他一盘子熟食!让人气愤不平的正是这个,割下腿肉给他吃的介子推忘了,十九年呐!一个天天守卫在左右的人,过黄河前还在身边,过河后就能忘了,给他一盘饭吃的人,过了六、七年还想着,这种选择性健忘症可是够严重的!

晋文公是这些人的始祖。

晋文公名字叫重耳,按照宗法制度,他不可能当上 国君。他父亲晋献公开始立的太子是申生,遭骊姬谗言被害,又立太子奚齐。献公死后,奚齐继位,国人不服,杀了奚齐和骊姬,晋国内乱。晋国人准备在他和夷吾之间选择一个为君,重耳怕国内不稳,不敢当,夷吾继位当了国君。夷吾继位得到了霸主齐桓公和邻国秦穆公的认可,为晋惠公,所以,其合法性不容置疑。惠公死后,他的儿子圉继位。圉继位时间很短,人们仍然给他谥号,为怀公,他的小叔叔奚齐和他的情况差不多却没有谥号,也说明他是正统合法的国君。这就是为什么说重耳不应该成为国君的原因所在。

本文由威尼斯2017娱乐官网-威尼斯城娱乐官方平台发布于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被低贱地位扭曲心灵的晋文公

关键词: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